页面载入中...

70%栖息地受侵袭 澳洲救援人员为岩袋鼠空投食物

  写《显微镜下的大明》时,有一篇讲到杨干院的故事。他从一篇论文中发现线索,得知只有社科院有原本史料,而且也已经属于文物。马伯庸大着胆子跑过去,然后就被赶出来了,原来人家那是需要证件和介绍信的。

  通过熟人引荐,他找到社科院一位老师,幸运的是,根据那本史料整理的文字要发表了。正赶上过年,马伯庸就带着一堆杂志去了三亚,“整个春节没干别的,就是把书读完,再写出来”。

  一个有趣的“戏精”

  虽然写书时爱较真,但如果让朋友用一个词总结生活中的马伯庸,那十有八九是有趣或“好玩”。

  关于这部宋刻《石壁精舍音注唐书详节》的递藏情况,目前仅知其先后曾被胡若愚和曹锟旧藏。后因为历史原因而短暂入藏天津人民图书馆。

  1980年6月,由于全国古籍善本书目普查而惊现于世的这套宋刻本,受到了顾廷龙先生的关注。《顾廷龙年谱》记载,1980年6月15日,顾廷龙先生去天津图书馆阅书,调阅了这套《石壁精舍音注唐书详节》。关于这次调阅书籍,天津图书馆工作人员的回忆文章中记录到:“其中有些书为文革中查抄书,现已退还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admin
70%栖息地受侵袭 澳洲救援人员为岩袋鼠空投食物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